首页 > 1981年 > 8月12日 > 由IBM公司制造的第一台PC诞生

由IBM公司制造的第一台PC诞生

李斯 2017-08-15

在漫长的人类进化和文明发展过程中,人类的大脑逐渐具有了抽象思维能力,直接表现就是数的计算。最初的计算工具,就是人类的双手,掰指头算数,就是最早的计算方法。随着文明的进步,人类学会了使用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计算工具,计算方法也越来越高级。从古到今,算筹、算盘、计算尺、机械式模拟计算机、机电式模拟计算机,直至今日的数字电子计算机,见证了人类几千年来计算方式的不断演绎。 

2017-08-15,世界上第一台通用数字电子计算机ENIAC问世,人类从此进入了电子计算机时代。随着晶体管、集成电路和大规模集成电路的发明,电子计算机不断更新换代,计算能力越来越强,体积则越来越小。1971年,英特尔公司的马西安·霍夫(Marcian Hoff)研制成功世界上第一块4位微处理器芯片Intel 4004,这是微电子领域最重要的发明之一,预示着微型机算机的出现指日可待。1976年3月,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teve Wozniak)和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凭借1300美元,在车库里开发出了一台微型计算机,并成立了著名的苹果电脑公司(Apple),很快成为微型机时代的霸主。但是,风靡一时的Apple II只是电脑爱好者的工具,微型机还没有走向大众。 

第一台PC 

20世纪80年代初,历史发生了转折。1980年7月,一个12人组成的小组秘密来到佛罗里达州博卡拉顿的IBM研究发展中心,执行一项名为“跳棋计划”的研发项目。一年后的8月12日,IBM公司在纽约推出了第一台IBM PC,从此开创了计算机历史的新篇章——迄今整整20年。由于PC的出现,人类的文明进程在随后的20年里获得了空前的加速度。 

“IBM想制造一种人们真正想拥有的机器,真正属于个人的电脑,” 12人小组的成员之一戴维·布拉德利(David Bradley)博士回忆说(后来参与这个项目研发的科学家、工程师和经理人员达到了五、六十人)。当时,在大型计算机领域赫赫有名的IBM公司注意到了新生的个人电脑行业,于是委派了一名老练的经理兼工程师唐纳德·埃斯特里奇(Don Estridge)来负责整个项目。 

当时的研究人员必须迅速做出一些决定,包括使用什么样的芯片、如何进行支持和升级等等。最终,他们决定采用Intel 8088处理器,因为它具有8086的许多优异特性,而且支持1MB的内存。布拉德利博士说:“我们还集中研究了一些人们想要的东西,如互操作能力、直接存储控制、两个图形适配器--一个用于商用,另一个用于连接电视机进行图形显示。” 

用今天的标准来衡量,这些功能或许算不了什么,但这在当时被认为是非常高性能的。布拉德利博士说:“我们对它的声音功能感到非常满意。当然它肯定无法与Winamp和MP3相比,但是我们给它设计了一个能够播放音乐旋律的内置扬声器——我们试图制造一台大家都感兴趣的机器。” 

布拉德利博士的任务是:完成ROM-BIOS,以及编写一系列汇编语言代码,这些代码用于跟踪键盘、磁盘驱动器、打印机及其它需要硬件和软件接口的组件。由于在开发过程中经常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所以需要关闭电源,然后再次启动机器,重新加载操作系统再试一次。布拉德利深感不便,于是灵感诞生了,只用“Ctrl+Alt+Delete”三个键的组合,就可以不关闭电源而重新启动PC--今天的所有PC仍然在延用这种“热启动”方法。 

第一台IBM PC采用了英特尔公司制造的主频为8MHz的Intel 8088,操作系统是微软公司提供的MS-DOS(当时的微软还是一个只有40人的小公司)。IBM将其命名为“个人电脑(Personal Computer)”,不久“个人电脑”的缩写“PC”成了所有个人电脑的代名词。 

负责“跳棋计划”的IBM微电脑技术总设计师唐纳德·埃斯特里奇,被后人尊称为“PC之父”。然而不幸的是,4年后埃斯特里奇因乘坐的班机遭台风袭击而英年早逝,没能够在更长的岁月里亲眼目睹他所开创的巨大辉煌。

第一台PC设计者采访记录——IBM电话会议,采访IBM PC的两位博士,Dr. Bradley & Dr. Karidis 

Caspian:首先由Dr. Bradley谈一下PC的发明以及他当时的工作环境,大约需要10到15分钟,然后再由Dr. Karidis谈一下他所做的工作以及PC的未来以及相关的设备。他谈完之后,大家可以问一些问题。那么,Dr. Bradley,请先谈一下,你是如何参与第一台PC的发明的。

Dr. David Bradley:我参与第一台IBM PC的研制时在IBM公司工作已经有大约五年的时间了。我开始是在负责IBM Series 1小型机的技术部门工作。1978年2月,我开始在负责System 23 Datamaster的工作,这种系统实际上是IBM设计第一种采用英特尔微处理器而非IBM自己研制的微处理器的系统。

1980年9月,公司决定制造个人电脑的时候,他们到佛罗里达博卡拉顿的负责System 23 Datamaster研究组来对我们说,“我们需要你们成立一个小组,开始研制PC。”我是被告知参加这个项目的12名工种师之一。我们开始只有12个人,但是我们的队伍迅速壮大,包括许多从科罗拉多来到博卡拉顿加入这个小组的人员。到当年年底我们有大约有50到60位工程师负责这项研究。但我是从一开始就在这个研究小组的。

在当时,我们已经完成了System 23 Datamaster的大部分工作,正在忙一些生产方面的相关工作。公司相制造一种真正的个人电脑,System 23是一种商用的系统,但是也个人电脑已经非常接近。但是公司相制造一种真正的意义上的个人电脑,一种个人真正想拥有并使用的机器。我们接到指示,这种系统必须在一年内开发出来。我们按时完成了,在1981年8月12,我们宣布推出了第一台个人电脑,并在当年10月份开始向客户发货。

在制造IBM PC的过程中,有许多决定需要我们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例如,我们要用什么样的微处理器,我们研制哪些芯片来支持这种机器。System 23 Datamaster用的是英特尔微处理器,我们用的得心应用,我们有许多现成的开发工具,我们对它的支持芯片非常熟悉。于是,我们迅速决定使用下一代英特尔微处理器,我们选择了英特尔8088,因为这种处理器具有8086的许多优异特性,它可以支持1MB的内存,另外它还有8位总线的优势,这使我们可以使整个基本系统对于客户来说更加便宜一些。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努力把客户需要的所有功能都赋予这种系统中。除了8088微处理器外,我们还努力在其它方面提高系统在用户使用时的性能,我们采用了两种不同的图形适配器,其中一种是主要针对那些想用来做生意的人用的,我们还研制了另一种可以连接NTSC电视机的适配器,可以显示图形,当然达不到今天的档次,人们可以用来玩游戏。

我们在研制过程努力使系统的价格让人们可以承受,同时要能达到极高的性能,我们通过扩展地址基,让人们可以添加许多内存来达到了这一目的。我们还希望机器能够同时玩游戏,我们为系统增加了图形功能,对机器的音响系统也非常满意,当然不能得今天的MP3的效果相比,但是我们为系统设计了一个内置的扬声器,它能够播放出许多种不同音调。因此,我们是在努力制造一种许多不同类型的人都感兴趣的机器。

我在最初的PC的研制过程中的工作是负责ROM BIOS的工作,即系统的只读存储器的基本输入输出系统,是一种跟踪键盘、磁盘、打印、显示器等软硬件接口处的汇编语言代码,我编写了这些语言代码。

有一点我想指出,那就是我们的工作进展很快,我们需要解决许多问题,最初的PC的研制中遇到的问题之一就是我们用的都是一些全新的软件,Basic解释器、磁盘操作系统和应用程序,正如你在开发环境中所可能预见到的,并非所有的软件一拿过来就能正常发挥作用,我们必须要查找出问题出在什么地方。这时候你能做的只能是关闭系统电源,进行调整,重新让系统进行开机自检,重新加载操作系统,以便再次进行试验。于是我建议为系统增加一种快速重新启动的功能,这种功能可以通过键盘一端的两个键和相隔较远的另一端的一个键组合完成,这样你就不至于因为不经意碰到了键盘而使系统重新启动。我们用这种功能重新启动计算机,这对我们的开发工作大有帮助。现在,大家都看到了,这种功能已经被广泛应用。 

记者:这是第一台PC的最初设计,你能多谈一些为什么最初的IBM PC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吗?

Dr. Bradley:当然,IBM PC非常成功,因为我们所制造的机器比当时的机器具有强大得多的功能。我们研制的机器同样也可以用于商用,因为这些机器不但提供了高性能,而且节省空间,可靠性也很好,而且我们的这种机器也可以用来玩游戏,这是许多想在家庭中使用的用户希望的功能。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使PC成为一种非常受欢迎的机器,我们是恰当的时间在机器中增加了一些顾客希望得到的功能。 

记者:你能讲述一下这项发明如何改变了当时的计算模式吗?

Dr. Bradley:在70年代末期,对于大部分人来说,计算是通过与大型机连接的终端设备进行的。你必须要与大型机连接,必须要忍耐各种情况引起的耽搁,必须要承担以大型机相关的大量的费用。你自己的家中当然肯定不会有计算机,因为一台计算机价值数万美元,对于普通人来说太贵了。PC改变了这一切,因为如今你可以通过它来独立完成一些非常有价值的工作,如文字处理,进行电子表格计算,你可以用来自己干好自己的业务。由于PC价格便宜,你花2000多美元就可以买回来做自己的事了。这是主要的变化,做大部分工作再不必借助于大型机了。 

记者:你们最初的PC有没有哪些地方本来想达到某个目标,但是未能实现的?

Dr. Bradley:我们当进的时间限制得很紧,我们要尽快把机器拿出来。因此,在回顾当时的情况时,我们总会说,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我想许多人指出来的一点就是,如今成为行业标准架构总线(ISA bus)的一些缺点。如果我们当时有更多的时间更努力地进行思考,我们就可能会对总线采用不同的方法,这种总线后来就可能不会出现如今遇到的这么多问题。这只是一个例子。 

记者:你能说出你们在开发PC过程中的你个人感觉的一些非常激动的时刻吗?

Dr. Bradley:首先,进行这项研究就非常令人激动。当时我们并不知道会取得这样的巨大成功。另一方面,所有进行这项工作的人都是一些真正的信徒。另一点就是,我们是在为IBM工作,制造一种供普通人购买的机器,可以家人展示,放置在家中,这当然和研制360有所不同。另外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与微软的合同要求我们在2017-08-15向他们交付第一台IBM PC,那天是星期天,我们与他们打电话联系后,他们说‘好的,你可以星期一交货’,于是我和另外两名工程师带着9个大箱子从博卡拉顿来到华盛顿的微软公司,我们从未到过这理。当时的微软只有40来个人,在郊区的一幢楼的一个楼层上工作,我们敲门后,开门的是鲍尔默――如今已经是微软公司CEO。他告诉我们这些机器要安装在什么地方。他们为我们的PC开发了一种完全不同的操作系统。我们的第一台PC提供给了圣迭戈加利福尼亚大学。回忆起来,参与最初的PC的这些工作确实感觉非常好。 

记者:请谈一下你对Internet的影响怎么看?

Dr. Bradley:当然,Internet有着巨大的影响,我现在在家里,就坐在Internet终端前,与Internet有非常高速的连接,我可以靠它做很多事情。至于PC对Internet的影响,因为大量的家庭拥有了个人电脑,并且有能力拨号上网,Internet服务提供商为他们提供了Internet接入服务。个人电脑为我们带来了Internet革命的基础,它使得几乎每个人都可以访问Internet。如果没有个人电脑……,它是一种接入Internet的工具。Internet也为PC带来了一些变化,出现了一系列互联网接入设备,我认为PC仍是主要的Internet接入设备。 

接下来是Dr. Karidis发言,讲述自己的工作。

Dr. Karidis:我在IBM的工作非常重要,机会也很好。我的作用是起一种催化剂的作用,激励并推出对新的产品概念的探索,以及对现有的产品进行增强。我隶属于个人电脑事业部的一个小的技术开发组,但以前我曾在IBM研究部工作过几年。在追求产品革新方面,我经常要和IBM的多个组织密切合作,包括电子、机械、软件工程等部门一直到市场营销、工业设计以及我原来在IBM研究部的一些同事。这些人员分散在世界各地的各个部门中,个人计算事业部的大部分是在北卡罗莱纳,但移动计算部门大部分设在日本Yamato实验室,研究部门大部分在约克镇等地,因此,我们的工作是通过不同地点和不同组织的合作进行的。我们努力充分利用IBM内的各种不同技能,将它们结合在一起来创造新出的概念。 

记者:您能谈一下,你以及你的合作小组对现在的计算模式的变化的看法吗?

Dr. Karidis:当然。首先,我们并不认为PC将退出历史舞台。当然,将来会有许多其它方式来完成今天通过PC完成的一些任务。但我们也会看到PC――包括传统的PC和革新的新形式的PC――仍然是计算领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某些任务是没有其它更方便的途径来完成的,尤其是一些包含图形、视频以及大量文本的复杂的内容创建工作。PC仍然是完成这些工作的最适合平台。但是,尽管PC不会消失,现在有一种非常强的发展趋势,传统的PC的一些工作正在从台式机中脱开,朝两个方向发展:其中一些工作回归到服务器,服务器可能是Internet或你的公司的内部互联网的一个组成部分;另一个方向就是,另外一些工作会转移到无线设备和手持设备等比移动PC的移动性更强的设备上。我们可以预计,手持设备中正在不断发展的技术将能够使将来的手持设备具备今天的PC的能力,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将使手持设备能够处理一些复杂的用户界面任务,如语音识别,这将使得手持设备以及高度移动的设备更容易进行互动操作。但是,即使有了这些能力,手持设备也不可能完全取代桌面上的PC,因为PC在用户界面、存储能力等方面有优势。我们能够预见到的另外一个趋势是,通令和网络接入将能够开始替代设备的处理能力和存储的物理存在(physical presence)。换句话说,设备所需的数据和处理能力将来可以在远程端,在服务器或者就在你办公室或家中的PC上,你可以通过能力不太强的设备,如手持设备,获取这些信息和处理能力。因此,我们认为会有许许多多新型设备以各种形式出现,从PDA到电话到腕上的手表,到超轻型笔记本以及各种可穿戴PC。也将会有许多以各种方式将这些东西的功能合并的做法。这种功能合并可能会以两种不同的方式出现。它们可以成为,比如电话和PDA合并为一种实体设备,或者它们可以成为我所谓的“协作设备”――用户可能会有多种设备,电话、PDA、移动电脑以及手表,所有这些都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进行互操作和交换信息,这样用户就可以使用最好的最合适的用户界面或手头上最方便的设备来完成手头的工作。所以我并不认为会有哪一种设备取代PC的位置。问题最有可能是哪些设备、网络接入以及软件的组合最适合于特定用户界面在任何时间完成某些特定的任务。 

记者:你能谈一下你在设计各种设备以及相关的服务等等的过程中的指导原则吗?

Dr. Karidis:当然。预测将来是非常困难的。我在发给你们的一份传真中提到过。预测是非常困难的,尤其是预测将来。我们发现,考虑未来的最好的方法之一,就是从各种来源广泛地收集信息,我们肯定要尽最大的努力收集客户看法和意见,我们还要看市场趋势以及其它公司在做些什么,我们看一下技术发展趋势,看将来什么样的设备和应用程序会实现,我们也会看有哪些制约因素,成本方面的制约,以及人们想怎么样以及他们愿意采取什么样的行为,不愿意有哪些行为,有时候这些会成为社会可接受性的问题。随后,我们要做的就是试验。我们把我们从顾客询问调查以及技术趋势和市场走向中所能够想到的所有想法都拿出来,创建我们所设想的各种场景,也就是我所说的哪些人,在哪里,做什么等。我们设想某位客户,设想他可能想要完成什么工作以及他可以处在什么环境。一旦你想定了某个特定的客户某种环境中做一项工作后,你就可以开始考虑他的最佳用户界面,解决这一问题的最好的通信策略,以及他们需要多大的处理能力和存储能力。你就可以用这些来描绘你想了创造的设备。下一步就是为这种设备填充适当的内容,采用适当的应用程序,所有这些都要有安全措施保障,确保用户的个人业务和个人信息的安全性。我们的头脑一直闪现的就是我们的客户是谁,他们要完成什么样的工作,他们要在哪里使用这些设备或服务,然后使这项技术适合于客户的需要。随后我们创造出范围广泛的各种准备用于制造概念,然后我们制造出这种概念的模型,用电脑制作的三维模型。我们通常会制造出实物模型来进行市场研究,然后用各种模型来在客户中进行检验,看他们对哪种模型最感兴趣。然后基于市场不断的反馈信息,我们会选择一两件客户最感兴趣的设备或解决方案,然后进入下一步,试验性地推上市场或在更广泛地市场中推出――在有限地区内或在全球范围内。IBM Transnote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几年前,我们看到一些人参加会议时,有些信息是在电脑中,有些信息则是在笔记本上。我们在调查中发现,许多人希望能够有一种方法弥补纸和电脑两者之间的差距,但又想保持易用性、熟悉的形式以及使用笔和纸记录的习惯等自然的互动形式。这便引发了后来对Transnote进行的市场检验。 

另外一个例子是“变色龙”(Chameleon),我们在几年前的一种探索。它介于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之间。因为在市场上,传统的台式机能够很好的体现你的投资的价值,但是移动起来非常困难,即使在同一间屋子里的两张桌子间进行移动也是非常困难。另外一种是笔记本电脑,高度优化,移动性非常强,但是同台式机相比比较昂贵,我们认为一些用户可能并不需要这么高档次的移动性,我们所谓的“公文包般的移动性(briefcase mobility)”,即把一整部笔记本电脑装入公文包中进行携带的高移动性,他们可能需要两者之间的一种产品就可以了。我们便探索制造一种混合产品的可能性。它并不仅仅是介于二者之间就可以了,我们想制造一种能够非常容易非常自然适合家庭环境的产品,我们想采用看起来象笔记本电脑一样的屏幕,但比笔记本屏幕更大些的屏幕。笔记本更稳定也更稳固,可以用作触摸屏。对于进行某些操作,触摸屏是一种更自然的与计算机进行交互作用的方法,尤其是一些Internet操作,比如你想进哪个网址。当时这种产品并没有推上市场,因为有许多成本上的制约。当时的LCD显示屏仍非常贵,这使得这些产品的价格对于我们的目标家庭来说有些不合实际。但是我们从吸取了许多经验和教训,并用在了后来的一些产品,如触摸屏,Transnote就采用了触摸屏。如今,LCD的价格已经大大降低了,我想现在我们可以重新考虑我们的这种设计了。这是一个没能走上市场的一个产品的例子。 

我们的另外一个实例就是具有“蝴蝶”式键盘的ThinkPad 701C。这种产品很快就在市场上推出,因为它在当时非常适应市场的需求。这种需求就是人们需要一种象笔记本电脑一样非常小的电脑,但他们同时也需要屏幕尽量地大,而且要有一个很好的键盘。但是如果使用大屏幕和大键盘,机器又会太重,人们携带起来不太方便。我们曾试图制造一种所谓的“亚笔记本”(Subnotebook),具有更小的键盘,更小的屏幕,但是总体上性能和功能方面较差一些。这种产品在市场上的表现不怎么样。我们意识到,可以把键盘做出两块,在系统打开时键盘可以滑动形成一个全尺寸的键盘。当时的最大的显示屏是10.4"显示屏,我们就把这种显示屏和这种键盘结合成一个较小的系统,系统在关上时键盘的位置可以重新定位,调整到与屏幕的大小相符,重新打开时又可以恢复到全尺寸。(电话断) 

日本记者:为什么IBM PC 80使用英特尔286而不用386?

Dr. Bradley:这问题非常简单,我们是在1982年底开始研制IBM PC 80的,1984年开始出货,当时市场并没有386,386处理器实际上是在1986到1987年才上市的,但我已经回忆不起具体的日期了。 

日本记者:如果20 GHz的计算能力能够达到,我们可以用来做什么,对我们有什么用?

Dr. Karidis:在过去20年的历史中,我们一直从未想过我们会用不久将能够达到的处理能力来做什么。从某些方面来看,我们没能设想我们通过哪些途径来充分利用所有这些计算能力。我想有两件事将会发生,一个是我们会看到视频以及需求用到更多的处理能力的东西更多地得到应用,我们会看到更多的自然的界面。我想这在10到20年的时间内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但是也有一种实实在在的趋势就是,人们仍会长期地用他们自己原来的PC,因为他们不需要更多的处理能力――如果他们只是进行一些简单的文字处理以及接入Internet。所以,我觉得最高性能的PC总会在玩游戏的人、做3D图形设计的人、进行视频操作以及类似于服务器一样的操作处理(可能作为个人服务器)的用户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但其它一些可以利用这些技术进步的地方可能会是利用台式机中可以实现的功能在手持设备或手持设备的自然界面方面做一些有用的事。因此,我觉得大部分人都可以想象得到手持设备具有1GHz的处理能力时的潜在价值,这可以使他们用手持设备来进行自然的讲话全文听抄,而具有10或20GHz处理能力的台式机就很难设想了。 

中国(Johnny):我有一个问题要问Dr. Karidis。你说到你的工作包括对一些概念性产品进行测试,我们都知道,中国市场现在正在迅速增长,您是否有一些适合中国市场需求的产品?

Dr. Karidis:ThinkPad Transnote就是一个例子,我们与IBM中国公司进行了合作。这种系统可以在纸上进行输入,你同时可以得到电子版的复制文本。它非常适合用于键盘输入对于语言和文化不是十分方便的地方。这是一个例子,我们也在进行一些其它的研究,考虑未来的手持设备将是什么,以及如何使它们更适合向非键盘输入和图形输入以及图片语言的输入,我无法对此进行更详细说明,但Transnote就说明了一些东西,其它的还有与AT Cross公司共同开发的一种独立的产品,这种产品也在远东的一些地区销售,可能叫做CrossPad。那是另外一种相关的技术。 

Johnny:中国用户的购买能力不是很高,你能否设想一下中国的大部分用户什么时候能够用上那些产品,如Transnote?

Dr. Karidis: Transnote可能并不适合大众市场。在中国,它可能更适合有特殊需求的集团需求。我认为中国的大众市场可能会随着当地电脑尤其是高功能电话和PDA的价格的不断降低而发展起来。我预计更多的人们会用PDA而不是PC来进行简单的接入。 

Johnny:另外一个问题,在中国,许多媒体记者都在探讨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就是PDA算不算掌上电脑,这一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在你看来,PDA算不算是电脑?

Dr. Karidis:我觉得PDA算是一种电脑设备,或者能够成为一种电脑,它不一定是个人电脑,我的意思是与个人电脑同样的功能。但是,很明显,随着技术的进步,小型的手持设备将能够具有非常高的功能、更强的处理能力和更高的处理能力。这将使人们能够用来进行如今人们用PC进行的一些简单工作,从Web中获取信息,或者简单的电子邮件、即时信息,等等。所以我认为PDA是电脑。在我个人来看,把它看作是电脑或者是电话对于人们可能容易混淆或难于接受。很明确,它们内部都有电脑系统,问题是人们把它看作是电脑还是电话。我并不能确定如果它不是某种形式的电脑,那它又是什么。 

Marsha: 媒体提出来的一个问题,当PC更成熟之后,它会不会取代社会中人的作用?

Dr. Karidis:我认为不会。 

台湾记者:(听不清问得什么问题)

Dr. Karidis:至少个人电脑在美国已经达到了一种近乎夸张的程度,不会再有太大的增长。刚才我们谈到了个人电脑在一些市场境况较好的市场如中国市场中在功能方面的事情。PDA可能会更容易接受一些,我认为个人电脑再一次爆炸性的增长不大可能发生了。但要记住我 们在过去的20年中已经看到了个人电脑的爆炸性增长,也因此才达到了今天这种程度。这样的情况可能不会再发生第二次。我的意思是增长不会太巨大,当然,对个人电脑的需求仍将继续。增长的速度是肯定的,但是不大可能会达到我们前几年看到了那种速度了,因为,和John的意见一样,对个人电脑的需求一直会有,但一些功能可能会移植到一些较小的设备中,有些工作可能会移植到网络中的服务器,但是个人电脑的需求一直会有。在家中、办公室中需要有个人电脑来独立地完成一些工作。 

台湾记者:你认为像自然语言识别和即时翻译这样的应用是否会改变人们对电脑的需求?

Dr. Karidis:我不想对你提到了这些东西是否会改变对电脑的需求发表什么评论,但是处理能力的提高将会使这些实现,但是我们确实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但我们可以将更快的处理能力用于自然界面、自然语言的理解和翻译。在屏幕上,改变用户界面需求更多的处理能力。如果我们更深一步想,可能会形成一些新的行业,我们还没有想那么远。我们对桌面出版比较熟悉,事实上,当人们能够在台式机上进行文字处理、图片加工以及非常好的打印效果时,这对于PC的功能性和PC的购买是一种推动因素。另外一种需要用到全部处理能力的应用是3D设计,现在许多电影中都经常用到电脑动画设计,电影质量的动画以及许多更强大的功能将来将能够在PC上实现,这将有可能出现一种新类型的行业,如在台式机上进行的电影制作。这只是个例子,我并不能肯定这一定发生,只是预测。只是举一个例子说明将来的处理能力的提高会使一些新应用产生,会促使人们进入一些此前没有出现的领域。现在一些非常专业的事情,一些好莱坞制片公司所做的事将来多少年后可能中学生就能完成。 

新加坡《Computer Time》记者:请问Dr. Bradley一个问题,康柏推出能够与IBM兼容的兼容机以至于后来苹果公司推出LISA(音)的时候,你们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因为这是一种克隆。你的个人感觉是什么样的?

Dr. Bradley:我的第一想法是,模仿是一种诚心诚意的形式的恭维或捧场。我们创造了一台非常好的机器,很受顾客欢迎,而如今人们在模仿它,这意味着如果他们制造非常类似于我们的产品的话,说明我们的工作肯定是做得相当出色。这是我最初的想法。随后就紧接着出现了问题,他们在卖应该是我们卖的产品,因为他们复制了我们的东西。现在我们必须要更加努力来为我们的机器添加更多的功能来使IBM的产品比竞争对手更具吸引力。这也使我们不断地有事可做,继续更努力地去做,看客户需要什么,并为他们提供这些东西。正如你们大家都知道的,这成了一场长期而艰苦的斗争,而且我们现在仍在其中。 

新加坡《PC World》记者:Dr. Bradley,请谈一下您在制造第一台PC时的工作环境,以及当时面临的一些挑战。

Dr. Bradley:当时,我们的工作是在原来System 23 Datamaster的一间屋子里进行的,是博卡拉顿的一间旧仓库,他们打了吊顶并改装成办公室,但并不是什么上档次的办公设施。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实验室,有许多设备。我几乎大部分时间是在实验室里,编写语言代码或在原型机上进行测试。我们是在这个旧仓库的203室工作,当时人数不多,空间是足够用的,但是确实不是什么高档次的工作环境。我们最初是12个人,这个数字迅速增多。每个人都有个人各自负责的领域,我是负责BIOS的,另外有两位工程师是负责系统主板的,还有人负责打印机,有人负责键盘,以及磁盘等等。所以每个人都有非常明确的工作。我们当时手上只有白纸上勾勒的关于我们正在开发的设备的一些线条,因此仍有许多空间需要填补。我们的工作进展很好。重要的是,我们小组之间的交流非常好。在早期,我们每天上午进行碰头会,谈一下前一天自己都完成了哪些工作,今天将做哪些工作,只用15到30分钟的时间。如果有人遇到问题,他会很快提出来,其他人会帮忙出主意,有人会主动帮助解决问题,谈自己的想法。这使得我们的工作进展很快,使我们能够在一年的期限内完成任务。 

新加坡记者:(听不清发音)

Dr. Bradley:当然并行端口和串行端口在当时是非常好的,但那是20年前了。现在我们有更好的技术,有更好的连接设备的方法,我们愿意把这些东西替换掉,但是现在仍有许多东西需要插在串口或并口上。

Dr. Karidis:这是我们在创造新产品时面临的一个问题。已经有一些产品推出时不再带有串口和并口,也就是所谓的非传统(legacy-reduced)设计,但是有时候一些公司不愿买这样的产品,担心万一需要接串口或并口时怎么办。但在我看来肯定是朝最终完全取消串口和并口的趋势发展,但是发展的速度不会太快,因为人们仍在用买来的并行接口打印机,他们并不想立刻扔掉,人们也仍有许多串行接口设备,包括最近推出的一些PDA也仍在使用这种接口。所以我认为趋势是朝这个方向,但是需要花一段时间。 

马来西亚记者:请谈一下PCjr,PC是不是a escape from IBM。(大意)

Dr. Bradley:PC isn't really an escape from IBM。当我们开始想做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希望整个行业都来参与。我们发布了许多关于个人电脑的消息,这样人们可以为它编程序,可以为它做适配器,以扩展PC的硬件功能。因为,即使像IBM这样的大公司,我们也不可完成顾客想得到所有功能。因此,最多的办法是面向整个行业让所有的人都来参与。 

我再谈一下PCjr。PCjr是一种非常出色的设计,是在1983年,向客户发货是在1984年。它最初是PC Compatible,所有在PC中能够运行的程序都能在PCjr中运行,它还具有一些新功能。PCjr采用了字体盒(catridges),另外,它的移动性也大大提高。尽管增加了许多特色,它的价格比PC要便宜许多。为了使这种系统的价格便宜一些,我们也在一些功能上进行了折衷。这种产品在市场上很受欢迎,尤其是它的键盘经常被人称赞。 

菲律宾记者:晶体管芯片是不是会结束?IBM以前允许行业进入PC领域……?

Dr. Bradley:首先,我不是硅片和晶体管方面的专家,IBM微电子和研究部门有许多天才的研究人员每天都在做这些事情。我曾经听到他们中的一位领导者说,那是一两年前的事了,他说他们有一个发展路线图,他们知道今后10年内要怎么去做。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因此我相信他的话。你们也看到了最近IBM和英特尔公司最近发布的一些关于晶体管技术进步的新消息,我们目前的生产能力还没能达到这一步。这也指明了未来的发展方向,可能这对于未来8到10年的前景就是一个很好的预估。以后我们可能还会开发出其它的方法。我们正在逐渐接近一些物理极限,但是我想现在仍有一大批人在研究这些东西,因此我估计这种芯片不会很快终结的。 

另外一个问题,行业接受了IBM的个人电脑,是谁推动它的向前发展? 并不是哪一个公司与IBM一起推动了PC标准的向前发展。我更愿意说这是整个行业的成长。(The answer is not so much any particular company along with IBM cause PC standard to move forward. I'd like to say it was the growth of the entire industry.)在80年代中后期,人们在谈论数万种将在IBM PC上运行的应用程序,这对于那些试图生产兼容机来运行所有这上万种应用程序的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那将是一种挑战。这上万种应用程序中的任何一种都是为了满足种需要而编写的,针对于某些特定的人群,一些需要这种功能的特定用户。于是便有一些人来编写程序提供这些功能。硬件也是这样,人们制造了各种各样的适配器卡插到PC中,这使得PC的功能远远超过了我们推出的第一台PC的功能。一些系统公司,初始设备生产商等,他们生产桌面机系统,同时也进入一些其它各种不同形式的PC领域,如便携式机型以及能够在非常恶劣环境中运行的机器,IBM也进入了这些领域。因此,是整个行业,而不是一两个人在引领其他人,就像一支庞大的队伍从个人电脑的共同起点向前进一样。(So it was the industry, not one or two people leading the way for everybody else, but sort of as a large army moving outward from this common starting ground of this personal computer. ) 

菲律宾记者:

Dr. Karidis:你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台式机消亡和各用设备的扩散(death of the PC and proliferation of devices)。正如我前边说到的,随着PC的一些工作量向网络或各种设备转移,这意味着一些人会不再用PC而用其它一些设备来做某些工作,当PC的一些工作转移到网络上之后,他们可能仍需要PC来接入网络,当然有时候一些工作也可以用手持设备完成。如果人们可以用手持设备来做他们要做的所有的事,那对于一些人来说在将来的某个时候可能就不再需要PC了。因此有些时候人们会不用PC,而用手持设备用电话或其它设备来做一些事,而且可能这会变得越来越习以为常。但是PC有这么多的功能和这么强的能力并提供了一个标准的平台,你可以以非常低的成本来做你想象中的几乎任何事情,因此,我认为,对于大部分人或许多人来说,PC不会走开。各种其它设备的扩散速度很快,但是我并不认为这些设备会使PC彻底消失。我与许多人进行过个人交谈,他们表示仍希望拥有一台PC,因为他们并不希望所有的事都要通过手持设备来完成,他们不想在那么小的一个屏幕上玩游戏或进行研究工作。 

另外一个问题是关于半导体行业以及半导体行业遇到的问题是否预示着PC的终结。我认为必须要想到半导体行业要比PC行业大得多。同样的半导体技术、同样的生产设备同时供应手持设备、PC、服务器、网络通信设备、网络交换装置中微处理器的生产。半导体行业作为一个整体要比PC行业广得多。所以我认为半导体行业的处理器和设备的产量将来会进一步提高,因为将来还有太多的设备要生产,许多人还需要用多种设备。当然这与盈利以及芯片的大小推动收入的增加是不同的两个问题了。因此,半导体行业的业绩如何与PC行业并不是息息相关的。 

澳大利亚记者:在手持设备方面IBM现在正在进行哪些研究?

Dr. Karidis:我们正在不断地探索形式广泛的多种产品,比如可穿戴电脑和Watchpad以及我们正在研究的其它形状的产品,我们的研究范围很广,在手持设备领域发掘各种可能和机会,但是我不能进行详细的说明。

关键词: 公司 第一

日期选择

一周热门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