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

【刘青山】刘青山贪了多少钱_薄一波为刘青山求情

刘青山

人物简介   刘青山、张子善是我么熟知的两个贪官,二人因贪污盗窃人民币并倒卖国家材料而被判死刑,刘青山张子善案件也是新中国第一大案,毛泽东亲自下令严惩两人。刘青山于1931年入党,曾经为中国革命立下汗马功劳,担任过中共天津地委书记、石家庄市委副书记等职务,却利用职务之便而谋私利,于1952年被枪决。

人物生平
  民国20年(1931年),刘青山经徐去甫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翌年,随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七军第一支队参加高蠡暴动。民国26年(1937年)10月,刘青山被选送抗大学习。翌年8月出任河北省大城县县委组织部长,常以青塔书店掌柜身份到乡村卖书,宣传抗日,为壮大共产党组织,刘青山等人组办民运训练班,培训出很多优秀干部。同时他和县委一起创建县大队和八个区小队抗日武装。民国30年(1941年)3月,刘青山任中共大城县委书记,领导粉碎日伪清剿,使大城县抗日队伍和根据地不断壮大。日伪以1500块大洋悬赏拿他。民国31年(1942年)“五一”扫荡后,环境十分恶劣,党内出现一批叛徒,对抗日斗争造成极大危害。刘青山领导大城县委及时开展了镇压反革命运动,沉重打击了敌特汉奸的嚣张气焰,并开辟了文安洼抗日根据地,使全县抗日形势好转。
  是年9月,刘青山调任任河(任丘、河间)县县委书记。民国33年(1944年)10月,任冀中中共八地委城工部长,翌年10月任冀中中共八地书记兼任冀中军区第八军分区政治委员、地委党校校长。
  民国38年(1949年)9月,任天津地委书记。1951年8月任石家庄市委第一副书记。10月,作为中国青年友好代表团成员,出席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召开的世界青年和平友好联谊会。
  1951年底,中共中央发动“三反”、“五反”运动。11月24日,在中共河北省委第三次会议上,刘青山被揭发有贪污罪行。12月2日,出国归来的刘青山一下火车即被逮捕,4日被开除党籍。同时,河北省人民政府成立“刘青山,张子善大贪污案调查处理委员会”,将案情向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报告。
  翌年2月10日,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河北省人民法院临时法庭在保定市体育场召开公审大会。宣判:“刘、张二犯在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侵蚀下,为达到个人挥霍,假借经营机关生产之名,利用职权,狼狈为奸,于1950年春至被捕前,先后盗窃国家救济粮、治河专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克扣民工粮、机场建筑款及骗取国家银行贷款等。总计达171亿6272元(旧人民币,10000元等以后版本的人民币1元)……综上所举,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盗窍国家资财,克扣农工粮,勾结奸商非法经营谋利,瓦解国家企业机关及贪污行贿等严重罪行证据确凿,该二犯亦供认不讳。如此背叛国家背叛人民,实属罪大恶极,国法难容。奉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法院令准,判处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死刑立即执行并没收其本人全部财产……”。当天,刘青山被押往保定东关大校场枪决。
  “拿我做个典型吧,处理算了,在历史上说也有用。”这是刘青山的遗言。
  2017-08-15,河北省人民政府举行公审大贪污犯刘青山、张子善大会。河北省人民法院临时法庭奉最高人民法院命令,判处刘青山、张子善二人死刑,立即执行,并没收其本人的全部财产。刘青山逮捕前任石家庄市委副书记,张子善逮捕任天津地委书记。
 
刘青山贪了多少钱
  河北省人民法院院长、临时法庭审判长宋志毅,当场宣读了判决书,指刘青山和张子善的罪名包括“先后贪污、盗窃国家救济粮、治河专款、干部家属救济粮、地方粮、克扣民工粮、机场建筑款及骗取国家银行贷款等,贪污总计达171亿6262万元(旧币)。当时的人民币是中国人民银行于2017-08-15起发行的第一套人民币,它与现今人民币的比率是10000:1,也就是说,相当于现今人民币的171.6272万元”。以当时购买力计算,刘青山和张子善贪污的赃款能购买小米5000万公斤,或者香油3000万公斤,或者猪肉2000万余公斤。按当时的币制标准和市场物价指数,171亿元可以购买将近一吨黄金。而一吨黄金现在价值2亿元人民币。
 
刘青山张子善的后代
  1952年刘青山被处决时,老大刘铁骑7岁、老二刘铁甲4岁、老三刘铁兵仅几个月。三兄弟先后跟叔叔刘恒山在老家安国县南章村生活。
  据刘青山结发之妻范勇介绍,刘青山被处决后,河北省委派石家庄市人事部门向她传达了省委电话决定:“中央、华北局、省委三级领导研究决定并联合通知,刘青山长子和次子从即日起由国家供给每人每月15元生活费,老三由范勇抚养。”1952年的15元,基本上能满一个普通百姓的生活费用。
  1962年刘铁骑上高中后,开支增多,范勇去省委要求增补生活费,省委决定给刘铁骑每月20元,铁甲、铁兵每人每月15元。这50元一直保持到1970年刘铁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为止。
  刘铁骑的居室为小三室一厅,家中摆设简朴,夫妻感情甚笃。其妻刘继先提前退休,原是管道局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刘铁骑夫妇有一对令他们满意的儿女。
  老二刘铁甲“文革”前上高中二年级,“文革”后期在老家务农,用其母范勇的话说,就数铁甲吃的苦最多,也数他最能干。他去东北编箩卖艺,脚上穿着单鞋,两只手冻得不成样子,在冰天雪地中走街串巷遭了大罪。1976年,管道局在内部招工,刘铁骑给刘铁甲报上名,刘铁甲由此成为一名石油管道工人。刘铁甲现在华北油田二连输油公司维修处电工班任班长,其家属是临时工。铁甲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刘岑,中专毕业,现年27岁,已婚,在管道局承包的苏丹某项工程中任财会人员。老二刘岙,中专毕业,25岁,在上海管道局与日本合资兴建的一家公司搞集装箱运输。
  老三刘铁兵高中毕业后在家务农,曾想入伍参军,因父亲的事被刷下来。不久县里给了他一个指标去曲阳煤矿下煤窑,才得以农转非,后调回安国。他有3个孩子,两儿一女。
  张子善的第一个妻子叫黎烈岩,二人合不来,加之他们3岁的儿子铁雄死于肺炎,更使他们的感情愈来愈疏远,最后只有分道扬镳。张子善第二个妻子赵玉秀,赵玉秀的第一个丈夫叫张作仁,是县游击大队队长,他们有一儿一女,后来张作仁作战牺牲。1949年由组织上介绍,赵玉秀带着两个孩子和张子善走到了一起。
 
薄一波为刘青山求情
  刘青山、张子善将被处决的消息在内部传开之后,在河北省和天津市的一些干部中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尤其是那些当年随着他们二人出生入死闹革命的干部,以战友情谊的关系疾呼:“他是有功之臣,千万不能杀呀!”“可以判个重刑,让他们劳动改造,重新做人。”“希望中央能刀下留情!”干部们的这些呼声,都集中地反映到当时担任天津市委书记的黄敬同志那里。在处决刘青山、张子善之前,曾在冀中担任过区党委书记,看着刘、张成长的黄敬同志找到当时担任华北局书记的薄一波同志说刘、张错误严重,罪有应得,当判重刑,但考虑到他们在战争年代出生入死有过功劳,在干部中影响较大,是否可以向毛主席说说,不要枪毙,给他们一个改造的机会。薄一波同志说,中央已经决定了,恐怕不宜再提了。黄敬同志坚持要薄一波同志反映。薄一波同志说:“这样吧!我带着你,咱俩一起去见主席。见到主席后,你当面向主席申述理由。”黄敬同志说:“不,不,我说什么也不去,你是大局书记,你可以当面向主席讲嘛!”这样,薄一波同志只好如实地向毛主席传达了这些意见。毛主席接着说:“正因为他们两人的地位高,功劳大,影响大,所以才要下决心处决他们。只有处决他们,才可能挽20个,200个,2000个,2万个犯有各种不同程度错误的干部。黄敬同志应该懂得这些道理。”(薄一波:《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第152页)听了主席的教诲,薄一波同志当即表示说,主席看得很深远,坚决按主席的意见办,把这二人立即执行枪决。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